2011-11-17

[文字] 躁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翻過荊棘越過石頭城牆,
不停向前邁進,
穿過森林除去障礙繼續前行,
我跑,不斷的跑,
一路大聲嘶吼喊叫,
劃開步伐伸展了姿態,
使盡力氣揮汗如雨,
脫去身上多餘的布料腳步未曾歇息,
焦慮到忘記眼睛,
全憑直覺的橫衝直撞著,
神智清醒思緒奔走荒亂盲目的找尋,
我大口呼吸透過鼻腔進到肺裡再立刻吐出去,
一呼一吸一呼一吸,
丟了鞋石子磨擦刺痛了腳底皮膚滲出了血水,
沒有停、不能停、為什麼、為什麼?
眼前是峭壁懸崖仍然跑著沒有猶豫沒有疑慮不止停,
奮力向前縱身一躍跳下去,沒入水裡。

1 則留言: